新太阳城注册

盛佩玉自传之闲梳白发对残阳

  拿起《盛氏家族.邵洵美与我》阅读,纯因好奇。许多年前,还是小学生的我,曾听人形容百人抬棺的“盛宣怀大出丧”,那时所感受到的惊骇至今依稀可忆。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因参加工作头几年经常泡在藏书颇丰的中国作协图书馆里,曾同时接触到对邵洵美的讥诮与他的著译,两种对立的印象一时难以在心中取得一致,只得“存疑”。最近一口气读完了盛宣怀孙女又是邵洵美夫人的盛佩玉的回忆录,深感不虚此读。它不但提供了不少依我看来是可信的历史情况,使我认识更为全面客观,而且还让我领略了一位出身浮华世家却并无多少虚荣心的坚强女子的恬淡、磊落的心态。

  从书中我们得知,1975年“文革”尘埃稍定时,年已逾古稀的盛佩玉为了“让后人知道我们是怎么过来的,对他们有个交代”,开始在做繁杂的家务事之余撰写盛邵家史,一直到八十四岁去世的前一年才告竣工。真是点点滴滴,集腋成裘,居然得二十万言。单是这一点就很令人佩服。书中“盛氏家族”部分叙述盛佩玉童年和少女时代亲历或听闻的盛宣怀祖孙生活情景,写出了盛家不过三代便财尽人散的原因。盛宣怀是清末洋务派重臣,现在看,对中国的现代工业和教育事业他还是做出了贡献的。自然无庸讳言,他也攒积下庞大家产,想来有意为子孙成为栋梁之材创造优越条件。孰料财富仅仅造就了一个又一个的纨绔子弟,而他们在父祖去世后所办的第一件大事——大出丧——显然就有悖于盛宣怀生前的平民教育思想。盛佩玉系侧室所生,四岁时父亲去世,生母被遣送离家后随大娘生活。由于聪明伶俐而受祖母、大娘喜爱,得以无忧无虑生活到二十岁出嫁。可能是有了一种“过眼云烟”的沧桑感吧,盛佩玉对种种奢华生活的回忆并不给人以炫耀富贵的感觉,印象颇深的反倒是夹杂在细节描写中的一个过来人的冷眼微辞。譬如,在叙述父亲有了六房太太还要出去寻花问柳时,盛佩玉议论道:“不老而夭,是自己找的呀!”再如,说到祖父花费许多钱财送她的叔父与哥哥出洋留学,期望甚高。但子孙们不仅没有学到任何本事,连语言都未能过关,以致“只能够到外国商店买东西,同巡捕房里‘三道头’谈话,跟跑马厅里外国骑马师谈天,派一些小用场”而已。总的说来,尽管充盈于盛氏家族章节的大抵是些家庭小事,但对于不相干的读者来说,却有一种遥听挽歌之感。

  “邵洵美与我”部分的音调却截然不同,作者向我们述说的是一种“琴瑟和鸣”之情。全书146章,倒有103章写她和邵洵美自相识、结婚到他六十二岁病逝四十多年的共同生活。盛佩玉为邵洵美绘制了一幅全身像:她的丈夫并非“纨绔子弟”,从不吃喝嫖赌,一生除了读书、买书、写书、译书、出版书,别无所求。她罗列出他所编辑、出版和撰写、翻译的书名、篇名,数量之多足以使他在中国文学史上占一席之地。她的丈夫重友情轻金钱,物质财富在他眼中微不足道,为了接济朋友,甚至是不相识的文人,他赔光了自己继承的家产。邵洵美被她称为“书呆子”,他完全不谙家务,却善用美好文字滋润妻子的心。每一首写给她的小诗,每一行赠予她的文字,都在她的回忆文字中闪烁出“琴瑟和鸣”的光采。丈夫追求美、善、真(洵美本来就是个唯美主义者)的精神也显示在教育儿女这一方面,对此做妻子与母亲的深加赞许。这便是她笔下的邵洵美的基本色调。

  盛佩玉大概没有意识到,在她努力为邵洵美画像时,她恰恰是更清晰地留下了自己的身影。她从来也不是什么“阔太太”,一生无任何不良嗜好,亦不曾珠光宝气地招摇过市。自二十岁出嫁到八十四岁去世,抚育大九个子女后(仅一女幼婴时夭折)还帮着拉扯大好几个第三代。然而她又不仅仅是普通的贤妻良母,还是邵洵美文化事业的支持者和发扬者。为了支付丈夫经常入不敷出的出版经费,她将自己的巨额陪嫁与份下遗产一次又一次地变卖与典当,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每次听到他提出的要求,只要是光明正大、合情合理的事要花钱,我总会全盘接受。”抗日战争爆发后,她宁可丈夫在家呆着,也不让他出去做事以免被日伪当作幌子,即使她为此不得不更彻底地变卖家产。她说:“我把金的、银的、铜的、锡的甚至木的陆续换了钱来过日子。”抗战后期,当邵洵美避祸逃离上海后,盛佩玉更显示出了她自己的办事能力,竟单独担起《论语》的复刊工作并另行出版了一种电影画报,将一家的生计挑在了自己的肩上。

  对于一般读者而言,全书最能触动人心的可能还是写她的晚年岁月的部分。建国后,邵洵美从事文学翻译,以此为生。盛佩玉义务做街道工作,得到过多次褒奖。一家人过了一段平静的日子。不料1958年邵洵美因至今未说明的原因被捕入狱,他们的住房被占,她从此“在上海没有家”而转辗借居于各地儿女处。邵洵美三年后无罪获释,却无法与老妻同住一地,只能一年见面两次。但两人仍相濡以沫,丈夫得了稿酬会分给佩玉,佩玉也时不时会捎些洵美爱吃的零食给他。“文革”开始,邵洵美完全没有了经济来源,于1968年春在贫病交加中逝世。难能可贵的是,盛佩玉采取了“生活要继续下去”的积极态度。她帮助儿女,直到第三代也上了学后,又下决心撰写只有她自己才知道的故事。她坚韧不拔的生活态度委实令人钦佩。

  盛佩玉没有进过学校,结婚时还只会写简单的家书。一生大半辈子是家庭主妇,却能在耄耋之年写出一部趣味盎然的回忆录,使原本可能枯燥乏味的家史成为可读性很强的文学作品。邵洵美地下有知,必定会感到无比欣慰吧。

上一篇:发型梳错易长白发老年人防白发的4食疗方

下一篇:白发怕寒梳更懒】